首页 > 网络报

数字经济国际税收政策:寻求多边解决方案

记者 单晓宇

6月11日,中央财经大学联合维也纳经济大学在北京举办“数字经济国际税收政策解构:中国的视角”学术研讨会,中外专家就数字经济国际税收政策各抒己见,探讨如何推动数字经济健康发展。

本次论坛的互动环节,中外专家围绕数字经济的交易行为、价值创造、税收政策等问题展开交流探讨。 图为李俊生(左)、张志勇(中)、欧文斯三位专家现场讨论。 记者 单晓宇 摄

“从传统的世界到数字的世界”

世界经济越来越数字化,给传统税收规则带来了怎样的挑战?我们应在怎样的视野下讨论数字经济税收问题?

“讨论数字经济问题应该和目前国际经济社会发展的另外两大趋势——全球化和金融化结合起来。”中央财经大学学术委员会主席、国际财税协会中国分会主席李俊生认为,数字化和全球化、金融化三大趋势相互交融,导致了现在全球税收体系构建当中所面临的一系列的挑战和问题,也带来了一些经济理论方面的困惑。在这个大的背景下,无论是各国政府还是纳税人,都面临一系列挑战。例如,在“三化”背景下,价值的形成源泉究竟是什么?对于经济发生地本身如何认定?价值的构成要素究竟是什么?国与国之间的税基如何分配等。他建议,要把视野拓宽,从“三化”的三维角度研究讨论国际税收秩序发生的新变化和政策的调整方向。

行动计划旨在解决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不可回避地需要改进传统规则。”中国国际税收研究会会长张志勇认为,传统的国际税收规则基于收益原则和税不重征原则。收益原则让来源国以常设机构为前提享有优先征税权。税不重征原则要求来源国和居民国共同防止双重征税和双重不征税。而全球化和科技进步使得常设机构更难以确定,所得更难以划分。与此同时,税收竞争和税收筹划却有更大的空间。对于数字经济而言,必须把握数字经济或经济的数字化与传统经济之间的本质区别。他认为,这种区别主要体现在数字经济运行于虚拟空间,常设机构等传统概念面临重塑。数据是有价值的,但其实现的应税所得可能发生在不同时间和管辖区。

“任何变革都是困难的。从一个传统的世界到一个数字的世界该如何应对?答案是要改变我们的税收政策和规则。”维也纳经济大学全球税收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税收政策与管理部原主任杰弗里·欧文斯表示,有人提出,面对数字化世界,税收政策要“弃旧迎新”,但他对此并不赞同。他认为,在讨论数字经济国际税收政策时,不能从零开始,而是应基于此前普遍被接受的原则,例如公平原则,既适用于传统税收,也适用于数字经济。另外,要争取全球一致,以及需要企业的参与。

欧文斯认为,如何使用新技术优化税收政策也是需要讨论的。他将“新技术”分为两类。第一类是某些技术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管理信息流和政策决策的流程。如人工智能、机器人、大数据、区块链等,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收集、存储、分析数据。第二类使用某些技术可以改变经济模式,如3D打印、物联网和机器人的使用,这些是和生产相关的,特别是机器人的使用。最重要的一点是,所有技术相互促进,不仅影响到我们工作的方式,也影响到我们交流的方式,影响到我们生活和购物的方式,影响到政府和企业交互的方式。

“首先要考虑如何促进行业健康发展”

面对数字经济带来的挑战,我们需要怎样的国际税收新规则?

“数字经济的税收规则首先要考虑的是,如何促进行业健康发展。”张志勇说。他认为,讨论数字经济税收问题,两方面的“合作”非常重要。一方面是国家之间的合作;另一方面是税务局与纳税人之间的合作。数字经济有很强的渗透力和扩张力,因此会面对更多的来源地管辖权,企业在遵从上面对更多的差异性和不一致性。在这样的背景下,单边寻求解决方案会带来更大的不确定性,不利于企业遵从,也不利于数字经济健康发展。他认为,对于数字经济需要的是一个多边主义解决方案,一个有利于长远发展的方案。他提醒,在讨论规则的同时,应平行讨论执行问题。他强调在此过程中企业参与的重要性。因为数字经济的所得划分是复杂的算法问题,仅靠一国税务机关难以有效进行。算法可以首先来自数字经济企业自身,经多边审核形成共识。最终达成的算法协议应在有效期内具有多边的约束力,可以组织复核。

“多边主义会发挥重要的作用,世界必须联起手来。”国家税务总局国际税务司司长廖体忠说。5月31日,OECD发布了一份详尽的工作计划,并于6月8日在日本福冈G20会议上获得通过,旨在应对数字经济带来的税收挑战,为国际税收规则改革凝聚共识。廖体忠解读认为,在这个工作计划中,新规则的核心观点在于要考虑到数字化条件下,一国企业不必在另一国有物理实体就能大量参与另一国经济活动,并创造价值和利润。他认为,这是税收领域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要文件,将让国际税收越走越远,超越目前的格局。就数字经济税收而言,用户的参与、消费者的贡献、数据、营销型无形资产、显著经济存在是讨论跨境交易利润分配时必须考虑的重要因素。

“税收不是为了竞争,而是为了寻求增长。”中央财经大学教授曹明星提出,要建立新时代的国际税收机制,必须从解构性分析方法向整合性建构思维升级。他说,数字经济规则的设立,应旨在追求更好的行业发展和为人们提供更好的生活。

中央财经大学教授何杨通过对数字经济作出一定的定量计算,提出数字企业的差异性、数据如何创造价值这两个问题非常重要。她认为,所得税确实要重新考虑数据价值,结合相应价值链的分析,在现有规则之上进行完善。她提醒,目前的一些短期措施,容易造成对企业决策的扭曲和未来新的税收竞争。

国家税务总局税收科学研究所研究员陈琍从增值税的角度谈了自己的看法。她认为,随着经济全球化和数字经济的不断发展和深化,跨境数字交易日益增长。由于各国针对跨境数字交易的增值税制度的缺位和不协调,对跨境数字交易重复征税和非故意不征税的问题日益凸显。如何完善对跨境数字交易的增值税制度及征管措施是当前各国面临的挑战。她介绍了国际上目前现有的解决问题方案,并提出建议,中国应确立对跨境数字交易在消费地征收增值税的原则;对符合条件的出口数字产品和服务实行零税率;建立进口数字产品和服务征收增值税的制度机制。

“数字经济化给了税收一个重塑重整的机会。”中国税务杂志社韩霖说。她认为,在讨论税收方案时,必须考虑对增长方面的效应。

“高科技应使税制执行起来更简单”

数字化不仅给税收带来了挑战,多位发言嘉宾结合自己的工作,认为数字化使得企业的活动、税收征管工作乃至纳税人的思想都更加信息化。

“我作为一名纳税人的梦想,是世界税制更公平、更简单、更便于操作,扩大税基,更有利于税收发展。”国际商会中国国家委员会税收委员会执行主席、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财税价格部总经理刘戬说。他表示,高科技的使用应该使得税制执行起来更简单,落实起来更容易。随着经济的不断数字化,纳税人和税务局都应向数字化、智能化发展,要建立一个公平公正、透明稳定的增长友好型的数字经济税收规则,以促进经济发展。

“应该着眼于未来,从更理性更公平的角度去提出方案或者完善方案。”阿里研究院副院长谭崇钧认为,数字经济税收政策的搭建应注意几点。一是着眼未来,因为国际规则从提出到真正形成国际共识再到落地,可能需要的时间较长,因此必须理念领先,考虑长远。二是注重操作,提前考虑如何落地。三是注重公平和效率。

“税务管理正在实现数字化的进程。”来自阿里巴巴的李鹏认为,技术可以帮助税务机关提高各项税务管理工作效率。他认为,通过税务管理的数字化,可以更有效、更高效地防止偷逃税款行为,帮助纳税人更容易实现遵从,更好地支持经济增长。

“我们已经来到或者即将来到一个新世界。”来自京东集团的刘繁认为,企业实际财务负责人、税务负责人需要对数字经济国际税收政策做好准备,储备国际税收人才,紧跟国际税改动态。

编辑:孟易瑾

要论要言

更多 >>

财税新闻

更多 >>

图片新闻

更多 >>